朝鲜战场上,美国本土飞行员随身带一块布,上的写着:我投降

  • 时间:
  • 浏览:20

原标题:在朝鲜战场上,美国飞行员拿着一块布,上面写着:我投降

【传】杨青,1928年生于上海,1944年加入新四军,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后任上海市纪委常委。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根据军委的安排,各大军区的战士前往朝鲜战场进行了一轮战斗。1952年6月,轮到华东防空司令部的战斗机航空加入朝鲜战争。我和另一位同事被派往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联合司令部前方指挥所工作。

到达丹东后,我们接受了东北防空司令部对赴朝人员的安排。夜幕降临后,整个丹东市一片漆黑,因为为东北南部和朝鲜北部供电的拉古绍电厂前一天被美国飞机轰炸了。随后,东北防空司令部参谋长许召集朝鲜人员发言介绍情况。我们了解到,最近敌机频繁轰炸东北地区电厂、桥梁等重大基础设施,在我机场起降时攻击低速飞行的战斗机。最后,徐参谋长告诉我们,进入朝鲜要带三大物品:中国人民志愿军军装徽章、少量朝鲜币作为零用钱、66杀虫粉。之所以要带66杀虫粉,是因为天气越来越热,朝鲜跳蚤特别多,不在睡炕上撒66杀虫粉就睡不着。

我们带着手枪,换衣服的准备工作完成后,我们上了一辆义工车,过了鸭绿江。经过青川河,启东到达博川、新安洲附近的一个村庄。这是“空中联盟师”(志愿空军联合司令部)的前方指挥所。我们日夜在此跟随前方指挥所主任(空军第三师参谋长调任)执行指挥战斗机空战的任务。

青川河到“三八线”的广大区域,是敌我空军空战的战场。我来了半年左右,经常有大规模的空战。敌机从韩国空军基地起飞,向北来到这里。我的飞机从国内机场起飞,来到南方,遇到了敌机。地面指挥引导大机队很简单,只要能引导我们的飞机找到敌机,就不需要过多考虑占据有利的攻击位置。

后来听飞行员大舰队作战的经历,他说空气烟雾弥漫,能见度下降。接到敌人后方后,我舰队分成8、4、2机,去寻找他们的目标,主要是敌人的轰炸机。我们的战斗机利用快速灵活的优势进行攻击,而敌轰炸机也有很强的防御能力,火炮可以前后发射。大舰队作战往往有很大的成功,一次能击落十几架敌机并击伤。我们去朝鲜的时候,大机队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后来也很少见到了。敌机逐渐改变战术,改用小机队攻击。

小舰队作战需要更高的地面制导。首先,找敌机不容易。在空中能见度正常的情况下,只有10公里左右的距离才能看到苍蝇大小的敌方战斗机。接收敌人时要求跟随阳光,高于敌机,在敌机后方上方进入攻击。就像步兵作战。如果利用地形,十有八九能赢。

前方指挥所的另一项重要任务是搜救跳伞飞行员。我们配备了两辆越野车。一旦飞行员在雷达上或视觉上跳伞,越野车将立即被派往山里进行搜索。敌方飞行员在搜救中被俘后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当时,美国飞行员配备了一把手枪和一块特殊的布,上面用中文和韩文写着:I s

有一次,一位优秀的飞行副司令驾驶的战斗机被敌机击落,副司令跳伞进山。前方指挥所非常紧张,想尽一切办法搜救。搜了山,还是没有声音。拜访了很多韩国人,终于知道他们被韩国人抓了。因为副司令眼睛大,鼻子尖,韩国人觉得他是美国飞行员,给他添堵,他怎么解释都没有意义。当我的SUV搜救人员赶到时,老百姓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为他送行。副师长很快被送回中国,再次投入空战。

抗美援朝战争中,我方战斗机击落敌机330架,伤95架。在前方指挥所睁开眼睛,学到了很多指挥空战的细节。这段经历提高了我的战斗素质,让我体会到抗美援朝、保卫祖国的艰辛。

日子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是深秋,上级有令,我们两个还有其他任务要回家。回国之前,我们约定去朝鲜市场看看。这一天是这个地区的集市日。我们提前从我们居住地的韩国人那里学了一句韩语“怎么到拐角”,这样如果迷路了就可以用这句话问路回我们的车站。当地市场并不繁忙,商品也很少。和当时国内的情况相比,有一种压抑的感觉。我们看到一个沉甸甸的铜碗,一个小锣一样的盖子,可以当盘子用,街边小摊上还有一把粗糙的铜勺。这是韩国日常用的餐具。我们每人买了一套作为纪念品,正好花掉我们的零花钱。这个铜碗被我保存至今。

栏目编辑:张军

文本编辑:曹飞

标题图来源:数据图